傾聽自然

傾聽自然 (http://nature.hc.edu.tw/vbb/index.php)
-   爬蟲、兩棲、水族 (http://nature.hc.edu.tw/vbb/forumdisplay.php?f=17)
-   -   台灣雲豹(Formosa Clouded Leopard)身世探討:是歷史句點、還是新的開始? (http://nature.hc.edu.tw/vbb/showthread.php?t=8596)

大分 2009-02-22 10:13

台灣雲豹(Formosa Clouded Leopard)身世探討:是歷史句點、還是新的開始?
 
前言

通常情況下,目前一般人與傳播媒體深信有台灣雲豹的存在,主要是受到公部門基於自然科學界論述的宣導所致。

依據國際資訊與台灣排灣族保有的雲豹皮衣來看,雲豹確實是一種美麗而神秘的野生動物。
因此,台灣有「台灣雲豹」的說法,是這塊土地上每一個人的期望,人們也樂於接受與支持與「台灣雲豹」相關的任何論述。
其實,我個人過去也是如此,而且花了很多時間翻查文獻與在野外尋覓。

然而,至今台灣野外仍然未能有任何一筆能確實証明有雲豹存在的科學證據,
而國外目前則大多以「滅絕(extinct)」來描述台灣雲豹的現狀。

台灣究竟有沒有雲豹呢?

如果有,牠們在那裡?有什麼樣的具體證據?
如果沒有,那是近百年才滅絕?或是根本上就不曾有過?

如果這塊土地上,數百年來並不曾有過雲豹這種美麗的野生動物,那麼以下事實又該如何解釋呢?
(1)學界長期引用史溫侯1862年報告,(2)清朝文獻中些許像是指「雲豹」的文字描述、
(3)通俗文獻記載的排灣族傳說,(4)排灣族早期收藏的雲豹皮衣與相關祭儀。

試著從自然科學與人文歷史這兩領域
看看過去對「台灣雲豹」的認知,是否有那些盲點還需要澄清或補強

從史溫侯開始的自然科學與荷蘭時代開始的人文歷史,並不容易講得很清楚
如果不贊同個人手邊現有資料的分析與不一定全然客觀的看法,其實無妨啦 :smile:
只要能較過去認知多出些許新線索與新觀點,就可以了,尤其是人文歷史的內容 ~ 畢竟只是些尚未完稿的電影劇本資料 :embarras:

列出以下五個子題,回過頭來看看台灣雲豹身世的疑義與可能的真相

一、自然科學界的探討沿革
二、近年野外重新踏勘結果
三、清文獻解讀
四、雲豹皮衣排灣傳說典故
五、2006年美國分子生物學分析報告的省思:是歷史句點、還是新的開始?

引用:

作者: ren (文章 240149)
那就 ...... 拭目以待囉 ~ 先謝謝大分老師 !! :good:

不敢當啦
只是也感到是該要整理些尚未完稿的劇本資料了:):)
可是,時間很緊,一週整理一子題,一個月才能大概貼完 :tongue:

大分 2009-02-22 10:41

一、自然科學界的探討沿革
 
6 個附件
一、自然科學界的探討沿革

(一)史溫侯報告

自日領期起,學界主張有台灣雲豹存在的論述,
主要緣自一張像是雲豹(clouded leopard)的圖片(註1)與同時刊登的史溫侯1862年報告(註2)。【#111

1.史溫侯1862年報告發表新學名「Leopardus brachyurus」的論點,
文中稱是與長尾的 L. macrocelis 相較,L. brachyurus 具有獨特的「短尾(the shortness of the tail)」特徵。
史溫侯在文中曾敘述他看到過兩、三張毛皮與獲有一張毛皮標本的情況。

2.史溫侯1864年8月10日信函(註3)指出,
他未曾看到過活的個體,曾於Sawo(蘇澳)獲得兩件毛皮標本、一件得自Lungkeaou(大分註:應指現今甯K)【#112】,
史溫侯並於函中提出前揭三張皮毛體長與尾巴的測量值數據,並描述L. brachyurus「頭小(smaller heads)、尾短(short tails)、小腳(feet appear…small)」等特徵。【#115

3.史溫侯1865年<鳥獸 NEAU – SHOW>(註4),
這篇文雖然是翻譯「台灣府志」性質,然,他對原文獻之「艾葉豹、獐虎」也加註自己的看法,
文中出現了1862年的學名「L. brachyurus」與「Tiger Cat of the Straits」等字詞。【#118

4.史溫侯1870年報告(註5)
他捨棄自己原先命名的短尾(L. brachyurus)學名而改採用「Felis macrocelis (Temminck)」這樣的寫法,
史溫侯於文中並未說明其引為依據的三隻剝製標本取自何處。【#132

綜上,史溫侯1862年報告與1864年信函相較,有未盡相符的內容,
因此,嚴謹來說,史溫侯只是曾經取得一件疑似雲豹的皮毛而發表〝短尾〞「L. brachyurus」
其後又依據三件疑似雲豹的剝製標本而將〝短尾〞「L. brachyurus」改為〝長尾〞「Felis macrocelis Temminck(註6)」。

依據史溫侯報告,並不足以證明台灣野外有雲豹的存在
因此,要據以再進一步討論是「短尾」或是「長尾」等個體特徵與亞種的意義是很有限。

................................................

註1
附件 158932


註2
附件 158933


註3
附件 158964


註4
附件 158935


註5
附件 158936


註6

以下「Felis macrocelis」內容係引用自Google 2007年10月31日數位化、貼上網之
1834年版《The Natural History of the Felina》(#131)之第269頁

附件 158937

大分 2009-02-22 11:06

日領期台灣特有亞種雲豹的論述
 
2 個附件
(續上)

(二)日領期台灣特有亞種雲豹的論述,對於探討台灣野外是否有雲豹存在,並無助益。

1.依日領期文獻來看,當時學界保有「史溫侯1862年發表了台灣雲豹 L. brachyurus」的認知。因此,1920年代前後,部份日本學者基於前述並不存在的「L. brachyurus」學名而延伸討論「尾巴是否屬適當之分類依據?」,更引申出島嶼型台灣特有亞種學名Felis diardi brachyurus(#26)。

說白話一點
就是既然不存在1862年的短尾雲豹(L. brachyurus),那麼就不會有屬於台灣特有亞種的短尾雲豹(F. d. brachyurus)
日領期多位學者們對台灣特有亞種雲豹〝日文俗名〞之命名爭論(#34),對於探討台灣野外是否有雲豹這項議題,並無助益。

2.前項主張台灣特有亞種學名的部份文獻,基於物種命名的表示方式或其他理由,使用了加註Swinhoe名字,
將亞種名以「F. d. brachyurus(Swinhoe)」、或者「F. d. brachyurus(Swinhoe 1862)」表示,
這很可能是導致後來學界望文生義而有「史溫侯將 L. brachyurus 進一步命名為台灣特有亞種」想法的原因。

至於日領期學界使用學名之「diardi」應該是與「diardii(註7)」有關,何者是誤寫,有待進一步探究。

3.日領期文獻提到「One young specimen from Horisan in Formosa....(註8)」的說法,也是當時學界未能證實的訊息。

綜上
以自然科學觀點來看
史溫侯自1862年至1870年的報告與日領期學者學名變遷的討論,兩者都不足以證明台灣野外有雲豹的存在。

至今,台灣野外仍未有台灣雲豹存在的確實證據
二次戰後,國內學界實地踏勘的野外調查,應可視為全新的開始。

.....................

註7
以下「Felis diardii」內容引用出處同前則註6之第271頁
附件 158939


註8 此應是指1917年於阿里山(Horisan)曾捕獲一隻幼體(One young specimen)的傳聞
附件 158940

大分 2009-03-01 18:30

二、近年野外重新踏勘結果
 
2 個附件
二、近年野外重新踏勘結果

近年網路資訊流通,彌補了過去相關原始資料不易獲得的缺陷與障礙
1983年、1986年的報刊資料、1988年羅彬慈報告與2000年學界實地踏勘結果,得以原貌呈現供為公開討論的資訊

由各項資料來看,近年野外重新踏勘,至今仍無確實科學證據能証明台灣野外有雲豹存在

(一)1983年幼豹屍體的報導

過去20年,媒體常引為報導的是一筆1983年聲稱為幼豹屍體的訊息
由於該筆資料並非明確,且報導人其他幾筆相關資訊也有諸多疑義尚待釐清
因此1985年《台灣地區具有被指定為自然文化景觀之調查研究報告,文建會》並未採用該筆資訊。【#166#167


(二)1986年羅彬慈(A. Rabinowitz)踏勘訪查#161)與1988年<The Clouded Leopard In Taiwan>(#164)。

當年羅彬慈的實地踏勘與訪查資料之報告
雖然曾引用1984年8月26日China post的英文報導
然卻有寫明This information appeared reliable, but I did not substantiate it
(這信息看上去可靠,但我沒有証實它)【#164】。

因此,1988年羅彬慈報告並未證實1983年「幼豹屍體」的真確性。


(三)2000年後之實地踏勘

玉山國家公園東部園區(註9)與南部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註10)都有連續幾年的實地探查
雖然仍沒有找到確實的雲豹蹤跡,卻都意外發現山區住民有誤認「黃喉貂」為雲豹的情事存在,這一點說明了過去以訪談為主的調查資料,應該存有相當的誤差。


綜上可知
二次戰後至近年多次的野外實地踏勘
至今仍無確實科學證據能証明台灣野外有雲豹存在

..............................

註9
玉山國家公園東部園區台灣獼猴屍體與送檢驗公函

2001年拾獲之台灣獼猴屍體
附件 160056

2003年送檢驗公函,經檢驗、並未獲明確結果
附件 160057


註10
農委會《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和周邊地區雲豹及其他中大型哺乳動物之現況與保育研究》

第一年:2002年報告下載出處
第二年:2003年報告【下載同上】
第三年:2004年報告下載出處

大分 2009-03-07 22:24

三、清文獻解讀
 
2 個附件
三、清文獻解讀

清領期台灣文獻與「豹」這個字有關的內容並不多
包括豹、金錢豹、艾葉豹、烏雲豹、貓豹…等出現的次數很有限,其所記載的「豹」與「豹皮」內容,至少存有以下疑義。

(一)清文獻記載台灣「豹」(註11)之可能性如下:

1.指1712年《重修臺灣府志(周志)》所稱「似豹而小」之「金錢豹」?
2.指1717年《諸羅縣志》所稱「稍大於犬」之「烏雲豹」?
3.指1747年《重修臺灣府志(范志)》所稱「艾葉豹」之臺產者「獐虎」?
4.指1894年《甯K縣志》所稱「較犬略小」之「貓豹」?

以上選項、或有其它選項都有可能,目前已不易釐清與解讀。理由如下:

由於《甯K縣志》與《諸羅縣志》相隔近180年
其間存有人為因素(如引進買賣、圈養)與自然因素(棲地、食物鏈之變化)等可能的變數
甚至也夾雜荷蘭語、漢人、滿清人、福爾摩沙住民等口語發音與訪談轉述所造成的差異【#129】。


(二)1727年《臺海使槎錄 - 番俗六考》「豹皮帽」與「熊豹皮衣」(註12)的訊息

如果,清文獻記載的「豹」之種類已經很難釐清與解讀
那麼,其所記載之「豹皮」是指何種動物皮毛?是本地產?或外地輸入?…等等疑義,應該也是難以釐清與解讀才對。

然而,完成於1727年之《臺海使槎錄 - 番俗六考》卻又透露了些許訊息
那就是「土官內有戴豹皮帽者,名力居樓大羅房」與「衣熊豹皮,名曰褚買」這兩句語詞。

以上【力居樓】與布農族、排灣族稱【雲豹之Likuro】音相近,而【褚買】音「楚買」,也與荷蘭文獻記載【熊之Tumei】音相近

這像是該歸於「傳說」與「祭儀」領域較為恰當些,畢竟離科學論證有些距離了

.....................................

註11
清文獻有關「豹」、「金錢豹」、「烏雲豹」、「艾葉豹」、「貓豹」等內容(均引用自《臺灣歷史文獻叢刊》)

附件 160884


註12
《臺海使槎錄》1727年<番俗六考>

附件 160885

大分 2009-03-14 22:36

四、雲豹皮衣與排灣五年祭傳說
 
1 個附件
排灣族頭目穿著雲豹皮衣的一些說法,主要源自於日領期學者與官部門對清文獻的解釋,這一段過程是屬於人文歷史範疇。

雖然,1727年《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與1747年《重修台灣府志(范志)》均有記載:「熊皮非土官不敢服。」
然而,1895年以後,日領期文獻卻認為《重修台灣府志》寫錯了,森丑之助就是如此認知(註13,#103)。

那麼,究竟是清文獻寫錯了?
還是日本人誤解了清文獻的內容呢?


以上後者的可能性遠高於前者,就以「雲豹皮衣」與「排灣五年祭傳說」這兩件事來看看 :smile:

(一)雲豹皮衣

清文獻中,未見有「雲豹皮衣」的明確記載。

由於1727年《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是以「力居樓」這類似「Likuro、Likulau」發音的名詞來指土官所戴的「帽」,而同時又以「褚買」這類似「Tumei」發音的名詞來指土官所穿的「衣」(#185),文中的意思就是「戴豹皮帽、穿熊皮衣」。
因此,1747年《重修台灣府志》沿用1727年《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內容而稱「熊皮非土官不敢服」,並不像是誤寫。

由於「力居樓」與「褚買」同時出現於同一篇文(註12),清文獻把雲豹皮「誤寫」為熊皮的機率並不高
反而是「日領期認為清文獻誤寫」這件事,很可能才是衍生「雲豹皮衣」的問題所在!


這很可能也是導致日本政府把排灣族「穿雲豹皮衣」這個並非正確的主觀認知推廣至各博覽會(#143)去展示的主因
日領期也留存些照片(#18#27#98#160)與其發行的相關明信片(#38#73)。

至於日領期照片與明信片中排灣族穿著的雲豹皮衣從何而來呢?

以上歷史疑義,有好幾種可能性,目前尚不容易完整解釋,有賴更多日領期舊雲豹皮衣與照片文獻的查證。

...............................

註13
生蕃行腳》楊南郡譯註.森丑之助原著,第215-216頁
附件 161597

大分 2009-03-14 22:46

(二)排灣五年祭傳說

清文獻有「五年」與「三年」的明確記載(植物版 #26)。

然而,1895年日領期以後的文獻,卻未見有對「三年(祭)」的描述 ~ 這是很奇怪的事 :disdain:

(要出門,所以待續 :tongue:)

...........................................


五年祭

如果,五年(祭)的文字記載是起自《台海使槎錄》第154頁
那麼,三年(祭)也應該要算是起自《台海使槎錄》第156頁(#26

五年祭與三年祭是兩者並存,同時出現於清文獻記載,兩者差異在於村社區域的差異

因此,目前部份文獻依訪談排灣族口傳文化而得之「五年祭源自於三年祭」的說法(#27)是與清文獻記載不同

1727年《台海使槎錄》之五年祭是「南路鳳山傀儡番」,而三年祭則是「瑯嶠十八社番
1764年《重修鳳山縣志》之五年祭「山豬毛等四社、傀儡山等二十七社卑南覓等七十二社附此」,而三年祭是「瑯嶠等十八社


如果要進一步探討「五年祭」典故
那就來重新翻翻當初1727年《台海使槎錄》與1764年《重修鳳山縣志》
是在什麼情況下,寫下了「五年」與「三年」的相關內容

.

Likuljaw 2009-04-08 20:23

關於[日領期台灣特有亞種雲豹的論述 ]
 
大分兄,
您在[日領期台灣特有亞種雲豹的論述 ]該頁的[註八]引述一段日文的論述,
不知道可否也貼出前後文?
就您所貼出那一頁來看, 應該是討論台灣島上的三種貓科動物的存在與否.
(因為沒有前文, 所以無法確知是哪三種.)
不過, 您所引述的[One young specimen from Horisa...](即該文所稱的第1種)不是指台灣雲豹; 理由是該文所稱的第2種, [分布在南部與東海岸的山嶽地帶而且數量相當多], 這段文字與堀川安市在[臺灣哺乳動物圖說]中,對台灣雲豹的描述是一致的.
而該文所稱的第3種分布在低山帶到1500m左右, 數量不少, 看來是[石虎].
所以該文只對第1種的存在提出疑問, [就連踏遍台灣島山野的鹿野忠雄也沒遇過一隻...], 這個第1種應該就是[漁貓 Felis viverrina]了吧.
所以, 可否麻煩您也幫忙找出前後文, 應該可以幫助大家瞭解[日領時期學者的看法].
感恩.

大分 2009-04-13 23:22

#3 因本站系統限制 ~ 已無法編輯補充,補正於此
 
1 個附件
#3
引用:

作者: 大分 (文章 242064)
(續上)

(二)日領期台灣特有亞種雲豹的論述,對於探討台灣野外是否有雲豹存在,並無助益。

1.依日領期文獻來看,當時學界保有「史溫侯1862年發表了台灣雲豹 L. brachyurus」的認知。因此,1920年代前後,部份日本學者基於前述並不存在的「L. brachyurus」學名而延伸討論「尾巴是否屬適當之分類依據?」,更引申出島嶼型台灣特有亞種學名Felis diardi brachyurus(#26)。

說白話一點
就是既然不存在1862年的短尾雲豹(L. brachyurus),那麼就不會有屬於台灣特有亞種的短尾雲豹(F. d. brachyurus)
日領期多位學者們對台灣特有亞種雲豹〝日文俗名〞之命名爭論(#34),對於探討台灣野外是否有雲豹這項議題,並無助益。

2.前項主張台灣特有亞種學名的部份文獻,基於物種命名的表示方式或其他理由,使用了加註Swinhoe名字,
將亞種名以「F. d. brachyurus(Swinhoe)」、或者「F. d. brachyurus(Swinhoe 1862)」表示,
這很可能是導致後來學界望文生義而有「史溫侯將 L. brachyurus 進一步命名為台灣特有亞種」想法的原因。

至於日領期學界使用學名之「diardi」應該是與「diardii(註7)」有關,何者是誤寫,有待進一步探究。

3.日領期文獻提到「One young specimen from Horisan in Formosa....(註8)」的說法,也是當時學界未能證實的訊息。

綜上
以自然科學觀點來看
史溫侯自1862年至1870年的報告與日領期學者學名變遷的討論,兩者都不足以證明台灣野外有雲豹的存在。

至今,台灣野外仍未有台灣雲豹存在的確實證據
二次戰後,國內學界實地踏勘的野外調查,應可視為全新的開始。

.....................

註7
以下「Felis diardii」內容引用出處同前則註6之第271頁
附件 158939


註8 此應是指1917年於阿里山(Horisan)曾捕獲一隻幼體(One young specimen)的傳聞
附件 158940

引用內容 註8 之「英文內容」【應非指雲豹】:tongue: ~ (感謝 Likuljaw 兄指正之內容 #8

修正補貼如下【註8之1】:「1923年の4月頃牧氏が阿里山 .捕殺 ......」

....................................

註8之1
附件 164635

大分 2009-04-13 23:27

1935年臺博會高山博物館雲豹標本來源?
 
#8
引用:

作者: Likuljaw (文章 248770)
大分兄,
您在[日領期台灣特有亞種雲豹的論述 ]該頁的[註八]引述一段日文的論述,
不知道可否也貼出前後文?
就您所貼出那一頁來看, 應該是討論台灣島上的三種貓科動物的存在與否.
(因為沒有前文, 所以無法確知是哪三種.)
不過, 您所引述的[One young specimen from Horisa...](即該文所稱的第1種)不是指台灣雲豹; 理由是該文所稱的第2種, [分布在南部與東海岸的山嶽地帶而且數量相當多], 這段文字與堀川安市在[臺灣哺乳動物圖說]中,對台灣雲豹的描述是一致的.
而該文所稱的第3種分布在低山帶到1500m左右, 數量不少, 看來是[石虎].
所以該文只對第1種的存在提出疑問, [就連踏遍台灣島山野的鹿野忠雄也沒遇過一隻...], 這個第1種應該就是[漁貓 Felis viverrina]了吧.
所以, 可否麻煩您也幫忙找出前後文, 應該可以幫助大家瞭解[日領時期學者的看法].
感恩.

感謝指正 :smile: ~ 以上原貼(#3)內容的確引用有誤 :tongue:

由於日領期有「〝阿里山〞雲豹」的展示標本(#263#264
因此原貼(#3)就直接引用了「One young specimen from Horisan ......」

現把#3 補貼另一段文如上則 註8之1:「1923年の4月頃牧氏が阿里山ご捕殺.....」
這樣似仍需其他更多資料,方得以探討1935年臺灣博覽會在阿里山高山博物館展示雲豹標本的理由(此純屬個人目前看法)

日領期文獻的記載資料(或可說是當時各學者的看法)手邊資料與所知都有限
當初原貼 #3,即因有某些考量而保留引用出處,目前該考量仍然存在,也就暫不補貼原全文與其出處 :tongue: :tongue: :tongue: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15:00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7.0
版權所有 ©2000 - 2017,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