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6   Fackbook  
舊 2009-03-14, 22:36
大分 大分 目前離線
士官長
 
註冊日期: Feb 2006
住址: 台北市
文章: 1,882
預設 四、雲豹皮衣與排灣五年祭傳說

排灣族頭目穿著雲豹皮衣的一些說法,主要源自於日領期學者與官部門對清文獻的解釋,這一段過程是屬於人文歷史範疇。

雖然,1727年《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與1747年《重修台灣府志(范志)》均有記載:「熊皮非土官不敢服。」
然而,1895年以後,日領期文獻卻認為《重修台灣府志》寫錯了,森丑之助就是如此認知(註13,#103)。

那麼,究竟是清文獻寫錯了?
還是日本人誤解了清文獻的內容呢?


以上後者的可能性遠高於前者,就以「雲豹皮衣」與「排灣五年祭傳說」這兩件事來看看

(一)雲豹皮衣

清文獻中,未見有「雲豹皮衣」的明確記載。

由於1727年《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是以「力居樓」這類似「Likuro、Likulau」發音的名詞來指土官所戴的「帽」,而同時又以「褚買」這類似「Tumei」發音的名詞來指土官所穿的「衣」(#185),文中的意思就是「戴豹皮帽、穿熊皮衣」。
因此,1747年《重修台灣府志》沿用1727年《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內容而稱「熊皮非土官不敢服」,並不像是誤寫。

由於「力居樓」與「褚買」同時出現於同一篇文(註12),清文獻把雲豹皮「誤寫」為熊皮的機率並不高
反而是「日領期認為清文獻誤寫」這件事,很可能才是衍生「雲豹皮衣」的問題所在!


這很可能也是導致日本政府把排灣族「穿雲豹皮衣」這個並非正確的主觀認知推廣至各博覽會(#143)去展示的主因
日領期也留存些照片(#18#27#98#160)與其發行的相關明信片(#38#73)。

至於日領期照片與明信片中排灣族穿著的雲豹皮衣從何而來呢?

以上歷史疑義,有好幾種可能性,目前尚不容易完整解釋,有賴更多日領期舊雲豹皮衣與照片文獻的查證。

...............................

註13
生蕃行腳》楊南郡譯註.森丑之助原著,第215-216頁
名稱:  生番行腳(楊南郡譯).jpg
檢視次數: 3795
檔案大小:  120.9 KB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